关注聋童的语言权力和学习步骤

《Hands My Father》作者麦伦·尤伯格在书中写​到:……那时大部分启聪学校聘请的老师都以听人为主,目的是为了训练学生说话。聋人 虽不是哑巴,他们有声带,也能说话,但因为听不到自己声音,所以口语方面的训练依旧极为困难。我父亲和其他同学虽然已经尽力配合老师,但还是无法把话说得 让一般人听得懂。学校一方面要求这些听障生遵循这种无效且令人生厌的教学法,另一方面又严格禁止他们使用手语,因为听人老师认为,那是低智者才适用的原始沟通方式。
『美国手语』(ASL)直到一九六零年代才被语言​学家认定为一种合法的语言系统……

反对剥夺聋童的语言权利

就近日真铎学校事件,现居美国的Maggie描述非常实在。真铎学校采取不适合听障的教学方式来强制训练学生看读唇,连爸妈都没有顾及学生的感受和需要,结果影响学生的身心和成长发展,并且增加压力,甚至影响社交和前途等等,反映不少受害学生反抗的恶性循环,值得教育署和听障孩子的爸妈反思,还听障学生一个平权,就真铎事件希望各界能正视、关注。

真铎学校空口净说爱和关怀。事实上「听障教育的成本」,并不是只有压力、强迫就能成事,学生得到的是什么?在盲从主流社会下,得不到应有的学习权利,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是零!

Maggie 曾在真铎学校受过「手语兼读唇」的旧教学模式,毕业后不久去美国读书,当地听障制度完善,提供平等机会,在教学过程当中,同样是靠「手语」翻译,终把大学 硕士课程完成了,工作上获成就的肯定,印证听障人士的第一种语言毕竟是「手语」,「读唇」是第二种辅助语言,令我心中有个疑问,「读唇」新教学模式付出这 么高的代价是真正必要的吗?停在读唇却不给予「手语」的机会,无意中耗掉许多不该付出的资源…..我觉得真铎学校应该深刻反省才对。

以「读唇」的新教学模式,废除手语,强迫听障学生接受语言发音,甚至做人工耳蜗手术…..站在听障学生的立场来看,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作 为教师,谁都不能否认,自己要真的懂得了才能教听障学生,「可以教」是「学会了」的多面检视。作为真铎学校,不用凡事透过「读唇」来测验听障学生的懂不 懂,亦不用处处剥夺「可能的机会」,因为「手语兼读唇」是听障人士的天性,如果能顺利启动天生的能力,教导者就节省下好多力气和喉咙损伤。

其 实改变听障学生并非真铎学校和爸妈的能力,而是听障学生的资源为出发点,应该重新分配「手语兼读唇」的学习资源都集中于公平的设想与合理的双向教学模式, 了解并尊重听障学生对于教育的大贡献,才会造就出一个小小年纪就热爱学习精神的心灵,帮助加深师生的认同和互勉,增添舒服感觉、诚恳和谐地相处。

「手 语」是「视觉」型的语言,就像连串的动画,可以整个吸收,在传达意义的当下同时唤起情感;而「读唇」,是听障学生的第二语言,则需透过大脑转译,靠着增加 认知和表达能力来达成沟通,安顿听障学生的身心,这就是「建立能力的引领」,才从了解产生信心,学习的机会不断提高,期待往前发展的可能性。

一 些对香港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香港的手语教学严重缺乏,而教育上并没有任何改善等,虽然,固定内容在备料或工作流程上有一定的难度,但透过不同的教材来集 中心力、深入观察,对教导者来说是也可成为一种学习和训练,如果能把自己提升到对教学内容感到兴奋的心境,会更容易引发听障学生的热情。只要真铎学校对 「手语兼读唇」教育关心、肯参与投入,相信有一天,在社会很多重要的职场上,重见这些听障学生的天赋才能。

作者:胡慧贤(香港《龙耳》听障会员)

文中提到的Maggie女士

Maggie,听障人士,曾于香港「真铎启暗」学校毕业。2002年于加州大学﹝健听大学﹞毕业,拥有教育与心理辅导硕士学位。修读硕士课程实习期间到主流学校做实习工作及研究论文,论述健听和聋人的双语教育,期间目睹美国主流学校实行双语教学对美国聋人教育带来的莫大禆益。

毕业后获得两间不同省的学校辅导牌照,曾在聋人学校任职辅导主任。及于另一聋人学校教导健听家长学习手语及讲介聋人文化为主,协助家长与听障孩子在婴儿、学前建立彼此之间心灵联系,增强彼此了解。
Maggie亦曾于美国马里兰省教育局及康复部门之职业评估专业顾问五年。
现供职于美国联邦政府机构。

香港真铎学校创校历史

香 港早年的弱听人士普遍未能得到政府的照顾,很多时被遗留在家中,没有机会接受教育。1934年两位英国圣公会传教士宝兴怿女士、龙福英女士及香港基督教女 青年会首任总干事黎理悦女士(Miss Nell E. Elliott)筹划在香港创办聋人学校,派遣李緑华女士及陈丽芳女士前往中国山东省烟台市“烟台啓喑学校”学习教授听觉受损儿童之方法。于1935年创立香港第一间为聋人而设的“港粤啓喑学校”,使得聋人也有接受教育的机会,李绿华女士受聘任校长,陈丽芳女士为教师。创校初期只有6名学生,借用位于巴丙顿道15号“香港大学堂女生宿舍”两个房间作课室。

其后学生人数不断增加,由政府拨地,英国圣公会及香港基督教教会资助,分期建设校舍,于1948年迁到钻石山现址,易名为“真铎啓喑学校”,设可容纳 100 名弱听儿童之宿位及学位。1960年香港政府、教育署设立“特殊教育组”。1961年教育署举办一年制“在职教师聋童教育训练班”,同年“真铎啓 喑学校” 正式注册为政府津贴学校。1988年开始拆卸旧校舍(其原因鉴于大老山隧道动工),建立现代化校舍,新校舍于1991年落成,包括小学校舍一 座、中学校舍 一座、礼堂一个、室内体育馆一个、篮球场一个、阴雨操场一个、宿舍及膳堂一座。再于2003年9月开展为期两年多的新翼扩建工程。2004 年9月由小一开 始收取健听学生,学校改名为“真铎学校”,主流班每班人数约32人,包括数名听障学生。

在真铎学校实行「手语兼读唇」旧教学模式期间:

获健听/聋人大学录取的真铎毕业学生

 1) 197x 张x成 美国健听大学硕士
2) 197x 张x就 美国健听大学学士
3) 197x 凌x麟 法国巴黎大学学士
4) 197x 李x威 美国健听大学硕士
5) 198x 赵x庄 美国健听大学硕士
6) 198x 李x江 美国聋人大学
7) 198x 黄x伦 美国聋人大学
8) 198x 陈x珠 红磡理工学院设计学系(现改“大学”)
9) 199x 陈x伟 美国聋人大学学士
10) 199x 梁x然 美国聋人大学学士
11) 200x 黄x娟 美国健听大学学士
12) 200x 潘x诗 美国聋人大学学士
13) 200x 郑x玉 美国健听大学硕士
14) 200x 林x姿 城市理工大学电脑文凭
15) 200x 林x玲 城市理工大学电脑文凭,学士
16) 200x 陈x恒 加拿大健听大学学士…. etc.

*部分持有外国大学毕业的真铎学生,没法得到准确资料。

在真铎学校实行「读唇」新教学模式期间

“零”

—————–

微信号:手语视点(ID:CSL-TV
点击右上角按钮,可关注我分享本文
点击以下“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推送内容

声明:本站视频均来自分享网站上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版权归原制作方所有。

关注聋童的语言权力和学习步骤

| 微信频道 | 0 条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