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探路 为梦成真导航

8c6de4465b3

在海外出生长大的我,虽然一直身在异国他乡,但中国式的家庭教育及华侨学校中的华文教育使我认同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让我对自己的祖国一直保持一份特别的感情。

我是第二代的韩国华侨。在我父亲及祖父的那一代,许多山东人坐船到韩国谋生,后来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只好留居韩国,但他们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早日回到自己的祖国,思乡之情和漂泊之感让韩国的华侨总自称是旅韩华侨。

1987的夏天,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中国和韩国重新开始通船,就在那一年的夏天,我心里迫切希望有机会能回到中国,为祖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点心力。后来,家父病重,四处就医都没得到好的治疗效果。1996年父母亲决定搬回老家养老,我也因此有机会常到山东探望父母亲。因我曾经在台湾的聋校教书,我个人热爱手语及聋教育事业,于是就开始关心大陆的聋人群体。我在烟台认识了一些聋朋友,学会了大陆的手语,进入聋人社区,了解到他们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我投入聋人事业并没有特别的动机,在读高中时我就开始关心弱势群体,考上台湾师范大学卫生教育系、副修聋教育后,我就走进聋教育的领域。还记得第一天站在台北启聪学校(聋校)教室的讲台上,我以生疏的手语向聋生讲解健康保健常识,虽然我的手语不是很流利,但是学生们耐心地等待我的手语进步,他们更是热情地在课堂及课余时帮我恶补手语。当我学会手语后,我就爱上了这一门语言,我很惊叹两只手、十根手指头竟然能如此千变万化的表达出人类的思想及意念!我不但爱上了手语,更爱上了我活泼、可爱、单纯的聋学生们。用手语和他们交流,使我体会到听人世界无法体会到的快乐。聋人的世界虽然充满快乐,然而他们的成程却是千辛万苦,因为他们毕竟是生活在一个有声的世界里,因着语言障碍,无法交流、到处碰壁,甚至在家里无法和自己的父母沟通。许多聋生描述他们的童年是灰色的童年~“怕被人们讥笑,常躲在家里,不敢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很多人认为聋人是残障群体中最幸运的,因为他们四肢健全,外表上一点都看不出他们的残疾。然而当我学会手语,进入聋人世界后,我才深切地体会到语言的障碍使他们与社会隔绝,无法与外界交流及沟通的无助和痛苦。

为了能更好的发展中国的聋教育事业, 我于2005年春季进入位于美国华府的加劳德特大学( Gallaudet University全世界唯一的综合性聋人大学)深造,在两年半的学习中,我看到了聋教育的精华及手语研究的重要性。我了解到美国能拥有全世界唯一的聋人大学,能够栽培聋人读硕士、博士,甚至培养聋人成为教授、医生、律师…是因为他们对手语有很深的研究,并能以手语表达高深的学问。当我在加劳德特的课堂里看到聋人教授以其流利的美国手语精彩的讲演时,我常梦想将来在中国也要培养出聋人博士甚至聋人教授。为了让中国的聋人接受更好的教育,当务之急就是要做好中国手语的研究工作。期盼借着中国手语的研究及发展,带动中国聋人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当聋人能拥有完善的语言体系及教育体系时,相信他们就能发挥潜能并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祈愿看到中国聋人能在各行各业出人头地,用无声而坚定的信念与渴望,载着自己的梦想往高处飞翔!

作者:林勉君

声明:本站视频均来自分享网站上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版权归制作方所有。

于无声处探路 为梦成真导航

| 人物, 资讯 | 0 条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