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聋童放在主流学校就叫融合教育?

「我是聋人,但却轻蔑他们」

「升中一时无法适应学校环境,成绩一落千丈,在校常遭同学嘲笑,当时萌生自杀念头,但我毕竟欠缺勇气。之后凭个人努力,发奋向上,从此不再遭人取笑……回想我的一生,是痛苦居多……即使我分明就是聋人,却轻蔑他们,但我又无比羡慕他们。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回到幼年,学习手语,好与人沟通,不致在孤独中经历怨恨与悲伤……」这是李菁的遗书。

每逢读到放榜新闻提及今年又有几SEN学生成绩优异,我都会想起李菁。她会考廿几分,到美国exchange,在本港大学毕业,被传媒称为「聋人状元」;加上棋艺非凡,在国际赛上夺奖无数,廿六年来都是一副「成功聋人、逆境自强、融入社会」的模范。但,直到轻生一刻,世人才发现镁光灯后,有一个心灵被禁锢在幽暗处。原来,在求学期间,她早就精神崩溃了。(李菁的故事,你可以在《我的聋人朋友》中读到一个比较深入的版本。)

当你从报纸上读到「N位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考获佳绩」,你以为世界愈来愈美好,SEN学生只要肯努力还是可以出头的!但没有被报导的,是无数SEN学生在现行的融合教育政策下痛苦挣扎。即使有些成绩卓越,如当年李菁一样,能考上大学,但可能内心都非常孤寂、焦虑……从来,都没有人留意。而在各类SEN学生之中,「听障学生」(1) 一般不会破坏课堂秩序,也是在课堂中最易被忽略的一群。

「辛苦背熟了乘数表,却只得50分!追问老师,得来的答覆竟然是因为我说话不清,所以扣分。」阿中苦笑著说——我的聋人朋友邓肇中(阿中),因儿时黄疸发烧导致耳蜗后听损,一直入读主流学校,靠剩馀听力和读唇来学习;因说不清、听不到,常被误会,自幼就要独自承受委屈。

盯著别人嘴巴上课

最难过的一次,是小一默书,因「听不到」老师指示,他误以为已经默完,于是翻开课本,结果被认定「出猫」,要见家长,100分变0分。最痛苦的是连父母也信了老师,以为自己的儿子「出猫」。

阿中现在想起仍相当气愤。「我看不到口型嘛!老师上课时当背向学生,我怎知老师在说甚麽呢?」就算是让你看到,也不能肯定老师的说话内容,因为同音字实在太多。即使如此困难,阿中总会金精火眼地盯著老师的嘴巴上课,努力「估」老师在说甚麽,因为这是他们课堂学习的主要途径。阿中说:「日日如是,真的很累。」

「每天上两次学」

「靠估」之外,就是靠补习。上课听不到也就学不到,幸好有阿姨教,每日放学后阿姨就会为阿中补习至十时半,日日如是。「小学生咋﹗咁夜瞓又冇得玩!」要补回课堂上听不到的东西,犹如「返两次学」,应该玩的时间被补习佔据了,阿中无奈哀悼童年。

上到中学,学习要求更高,家人花了很多钱请私人补习。而更难受的是开始被欺凌。「小学仲细,同学都很单纯,到了中学,就开始玩你。」例如有些同学会模仿阿中说话(发音不准)来取乐。(2)

「返学等放学。」阿中说没有手语根本学不到, 简直是浪费人生。有想过转读聋校吗?但阿中认为聋校也没有手语教学(3) ,不会好太多,况且聋校与主流社会隔绝,而且课程比主流学校的低(中一只及外面小三程度,背后原因将另撰文探讨)。在没有其他选择之下,只好「两害取其轻」。但「听不到」直接影响其读写能力,绝大部分聋童「委屈地读完十几年后却仍是『半文盲』」。

据知很多聋童进入主流学校,许多时都不是因为其听障问题已改善,而是因他(她)经过刻苦的口语训练后有接近健听人口语的「言语发音」(speech) , 就被误以为也有健听人的「语言能力」(language)。于是,一个发音接近健听人口语的聋童, 就要被逼使用健听学生的方法(口语)来沟通和学习;有些从转到主流学校后适应不来,只好转回聋校(与社会隔绝);有些不愿回去的,只有默默忍受(心灵的隔绝)。

一个课室,两个世界

昔日隔离式的聋童教育,造成聋童对社会的认知度低,与主流社群隔绝,无法融入社会。以融合教育取代隔离式的特殊教育,本来是走对了路,但教育局廿几年来没有正视聋童对手语教学的需求,使聋童无法融入主流。一个课室,两个世界,某程度上,今天在融合教育下的聋童比昔日更孤单、更无助。

不是把一个聋童放在主流学校,就叫做融合教育!香港的融合教育,若真心帮助聋童,若要达至真正的共融,就必须全面检讨和改革(手语支援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否则那只会成为聋童永远都听不到的「福音」!

如果读者想多明白聋人, 我建议你读《我的聋人朋友》。作为聋人子女的我,又在教会裡认识到许多聋人,自以为对聋人很了解;读过此书后,才知自己仍是相当无知。

文:黄海恩 教育工作关注组,前中学教师,育有两子。投身学生福音运动多年,因著聋人子女(CODA, Child of Deaf Adults) 身分,开始关注聋人教育问题及聋人社群需要。现于中国神学研究院,修读道学硕士课程,时刻寻问何谓「道成肉身」的福音。

注:

1)聋人或弱听的朋友甚少自称为「听障人士」,「听障人士」是政府的用字,被呼唤者的意愿少被考虑。由此,你可想像有关部门是如何政策制定吧!

2)根据香港聋人福利促进会的《听障小学生在融合教育遇到的困难及挑战》调查报告 (2009)指,不少教师对学生听损程度不理解,过度低估学生的受损程度、高估助听器材的效能及忽略听障学生的需要,影响学与教的安排,剥夺学生的平等学习机会。

3)口语教学是香港聋童教育的主要方针,有关因由见前文《聋人教育不能一错再错》

来源:香港主场新闻

声明:本站视频均来自分享网站上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版权归原制作方所有。

把聋童放在主流学校就叫融合教育?

| 资讯 | 0 条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