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温柔:中英手语漫谈

我不靠谱地放弃了继续在北大学习新闻传媒和香港某报社的工作机会,来到了英国学习特殊教育。这缘于6年前我爱上手语的那一瞬间。我不是个温柔的人,但是却被那指尖的温柔迷住了。

我狭隘的手语梦想经过初来英国几个月的专业教育后,跟身体一块变胖了。搜索有关英国手语的书籍成为我在英国大学图书馆里做的第一件事。世界上有数百种手语在各种失聪群体中使用,每一种都有自己的文法和表达方式。我探索着每一种手语的科学之处,发现这不是哪国手语更高级或哪国手语更科学的问题,就好像无法比较各国健全人使用的语言文字。问题在于手语是否符合该族群的文化背景。

人在英国,拿英国手语说事。英国手语的词汇大部分是依据词语本身的意思来模仿动作或特征而产生的。这种造词法在中国手语中也很常见,但由于中国文字是表意的文字,一些抽象的词汇可以通过用手指模仿汉字造型创造出来,所以中国手语大量引入了象形、假借和形声等造字的方法造手语词汇,或干脆在空气中书写简单的汉字(比如:了,千)。正由于英国手语无法与英文联系起来,英国手语词汇打法以模仿为主,而且更加形象、生动。即使不懂手语的人也能猜出一些词的意思。比如:英国手语中“doll”的打法是双手伸直僵硬,上下移动模仿玩偶的动作。但在中国手语中“玩偶”的打法是“玩具”和“小孩子”打法的结合。在接下来的例子中可以进一步体会英国手语的形象程度。

英国手语与中国手语的不同之处大都是因为文化差异引起的。比如“买”的打法,在中国手语中把“买”的意思具体为以金换物的动作,重点在于“付钱”的过程。而在目前中国市场上,现金支付仍然是主流支付方式,所以手语中的“钱”使用“现金”的打法。而英国手语“buy”的打法却是以模仿刷卡的动作。这与英国当地信用卡和借记卡的广泛适用密不可分。

再举几个文化差异导致手语打法不同的例子:“吃饭”的打法在英国手语和中国手语中都是模仿吃饭的样子。但英国使用刀叉,中国使用筷子,所以手语中前者是用双手模仿,后者适用单手模仿。

“蓝色”英国手语的打法是指手腕上的血管,用血管的颜色代指这一类颜色,而中国手语则是以衣服的颜色代指蓝色,因为在创造中国手语的上个世纪50年代,全中国人民都以穿蓝色的劳动服为荣。

“公交车”在中国手语中打先打“公共”这个词,再打“汽车”这个词,而汽车则是以模仿开车的动作表示的,实际上各类车的词语都要在最后加上这个动作,表示车的一种,类似于英语中的单词后缀。而英国手语则是以不同车的特征代指。“bus”这个词就是模仿乘客乘坐公交车时手握吊环的动作。当然,英国手语和中国手语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自行车”的打法基本相似,都是用双手握拳代替双脚模仿骑自行车的动作。“书”的打法都是双手模仿书被翻开的样子。

英国手语更像是一种复杂而系统的身体语言,它与中国手语相比,表达的意思更直接,但同时这也极大程度地限制了词汇的丰富程度。手语是种很神奇的语言,人类复杂的语言文字可以简单地用双手表达出来,而且和语言文字一样,各民族的特性也在手语中留下鲜明的烙印——既然本来中国人就比英国人含蓄,也怪不得人家的手语打法直接。最后推荐《Sign and Say》和《中国手语》这两本书,有事没事翻翻看,你的指尖也能流出温柔。

感谢北大四年来给予我的包容并蓄的思想,这让我有机会完成我的手语梦想,尽管现在想想这多少有点狭隘。我成为了北大第一个考过中国手语最高级别的人,可以做中国手语同声翻译,结交了一群用手语交流的朋友。几年前一群听障舞蹈家在春晚表演千手观音后,手语得以被更多中国人了解,我的事业和学业双双达到理想中的最高点:出版手语教材,办手语学校,本科毕业论文执意地写了聋人的人际传播,而今天的我又开始向世界手语领域摸索前进。(文/王楠)

来源:《英伦学人》

指尖的温柔:中英手语漫谈

| 聋文献 | 0 条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