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有声和无声之间

coda_thumb_1024-1
聋人的世界是宁静的,健听的世界是热闹的。香港有一群人总是游走在有声和无声的夹缝,却命中注定要成为两个世界的桥梁。他们是聋人所生的子女,CODA(Children of Deaf Adults)。

佩欣说,旁人对他们的误解,大概是这样的:

聋人所生的子女不是聋的吗?你是健听算是幸运!

事实上外国早有研究指出,90%的聋人子女都是健听人士。当中更有人曾半开玩笑的跟她说:

你就好啦,妈妈爸爸是聋人,不会闹你!

自言小时候很内向的佩欣,虽然比同龄人更早进入大人的世界,却慢慢找到属于她的天空。在刚刚的11月,她以过来人身份成为RTHK剧目《没有牆的世界V》裡的女主角—顺风,将聋人子女未必完全能理解聋人的世界,但面对很多聋人面对的困难,同样有着切肤之痛的心路历程演绎出来。

1_1024相片來源:YouTube 截圖

身在迷霧中

佩欣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线,脸上泛起酒窝,但天使般的笑容背后,却有段迷惘的过去。

以前我很不喜欢说话,超不喜欢,出街也很少和父母打手语。

为甚麽?记者问。

好多人会用奇怪目光望住你,你从他们的眼神中知道他们在谈论你。

佩欣的父母都是聋人,家裡有个大她12年的姐姐,以及比她少两岁的弟弟。由于父母要赚钱养家,佩欣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保姆家,星期日才能与父母见面。

虽然不想告诉别人自己的父母是聋人,但大人的事情,比如家裡装修、交水电费等却不得不落在佩欣的肩膀,令她成为健听和聋人世界之间的翻译员。

没有人天生懂得怎样打手语,佩欣也不例外。

有些人会说年纪轻轻就帮父母做翻译好肋,我就说其实我也不太懂,只是尝试而已,很多事情都不懂说,交甚麽钱,又不懂翻译。

说得平淡,可是这条边学手语、边做翻译的道路,却像猜哑谜般,跌跌碰碰的走过。

有牆的世界

盲摸摸地处理成人世界的大小事情,CODA的声音却没有因此被健听世界倾听,简单如取消传真机的电话号码,也牵起过一场风波。

电话裡头的人说要我爸爸讲「授权」两个字,一定要爸爸讲电话,说:『聋都识讲野架!』,但我爸爸不懂。我觉得不是要我们去迎合他,于是坚持,最后要转折写多几封信才取消到!

佩欣又试过和父母逛电器铺,职员见父母听不见声音,她年纪又小,便叫他们等,让他先处理其他客人的需要。

翻译需时,正常人1、2小时的对话,随时变为5小时的漫长沟通。

一句話改寫生命

都市人来人往,要打破有牆的世界,缺口在哪裡?

佩欣一脸认真的表示,今天的积极外向,全因中一时保姆说的一句话:

你们的父母很伟大,即使他们是聋人亦如健听一样努力工作,为了的是什麽?他们为了你们有更好的生活才会辛劳地工作。别人可能会歧视他们嫌弃他们,但这都是别人的无知所造成。
别人不了解他们,亦不知道他们的努力,但你必须明白你的父母是很爱你的。

这句话就像魔术,「叮」一声的把她点醒。

出街可以倾倾倾倾,不用缩埋,因为爸妈其实很锡我们,只是不知道怎样沟通。

谁说爱只能用言语表达?佩欣笑言,虽然要用手语和爸妈沟通,但他们的关系比一些健听家庭还要好,妈妈更不时拥抱和轻吻子女。

美麗的手語世界

今次在RTHK剧目裡做女主角,记者问佩欣,以前没有演过戏,最辛苦的地方是甚麽?

得到的回答,竟然是「有一场戏要说很多话,很累」

佩欣笑著表示,打手语就像做回自己般,很舒服也很宁静:

手语世界好美丽,比如形容一幅画时,它可以描绘到有几多棵树、形状是怎样、颜色是怎样,可以把整个picture show到出来!

她一边形容,一边不自觉的打手语。

香港人习惯做「低头族」,但打手语者要全神贯注的与对方面对面沟通,例如想表达怒气时,脸上就会呈现阿燥的表情。

路不是一個人走

我是无声世界的一道桥,但路不是一个人在走,我有很多同路人。

今天,佩欣已是一名社工,希望服务幼儿及家庭。年几前,她更加入由Cindy创立的义工机构—聋人子女协会,找到同样站在夹缝间的CODA。

本身亦是CODA的Cindy表示:

聋人不能用口语教子女学习,香港教育又是你慢少少都会输在起跑线上…子女幼稚园的英文,父母已经教不到。

初中开始就要打工帮补家计的Cindy坦言,虽然她不太喜欢站在镜头前,但为了唤醒这个对CODA零认识的社会,她决定站出来。

机构会定期探访聋人家庭、推广手语等,Cindy表示,做的事情都很有限,因此很需要社会支持和关注。

看机构早前拍的一套微电影,引言有这样的一句话: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或许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也许是你站在我面前,却听不见我的声音。­

佩欣的故事,也是所有CODA的故事。

你又听见他们的声音吗?

ªÀ·|ª© °OªÌ¡GGian Ť¤H¤l¤kºt­û±M³X¡C ±ç°¶ºaÄá

来源:TOPick

走在有声和无声之间

| 资讯 | 0 条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