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被忽略的语言——手语

234653242午饭时分,在金钟商业地带的咖啡店,人声音乐声夹杂吵耳,Jenny悠然地喝着咖啡。「你就好啦,呢度其实好嘈!」手语翻译员跟Jenny打手语「说」。

Jenny幼儿时因脑膜炎,自此听不到世界的吵杂声,在咖啡店中乐得耳根清淨,可是于日常生活中,聋人遇到一些事,并不这样好,因沟通而产生的误会,每天上演。

「龙耳」创办人邵日赞说,「手语是聋人的母语」,也是他们与其他人交流的语言,与健听人一样,是自然不过的沟通。可是,很多聋人生活在健听世界、在主流学校读书,懂手语的人也愈来愈少。早前有聋人正因沟通误会被送精神病院,全因社会对手语、对聋人认识太少,香港人要捍卫广东话文化,聋人也在捍卫手语。

学会手语背后的世界

Jenny拥有儿童教育学士、聋人教育硕士学历,跟你和我一样,每天工作,假日有自己的娱乐,在狭小挤迫的香港生活。不同的是,她幼儿时因发烧导致脑膜炎,就此变了聋人。

「爸妈很难过,用不同方法让我适应生活,安排我去特殊学校学语言、学唇读,老师认为我学习进度跟得上,便介绍我去主流学校读书。在我的成长过程,很少接触聋人,在主流学校读书,没有聋人朋友。由于中五会考成绩不理想,父母安排我去全世界唯一一间的美国聋人大学(Gallaudet University)读书,那时才真正接触聋人,原来用手语沟通的聋人社群是另一个世界。日常在健听世界生活的我,明白两者的差别,有助我思考和判断,认识自己的身分,亦令我明白使用口语学习和手语学习的分别。」

Jenny认为,手语让她能更直接学习,若用语言学习,对内容可能一知半解。回港后,Jenny在中大工作,协助推出香港第一本《香港手语词典》。去年十月跟聋人朋友成立公司,提供一个平台,予残障人士有更多机会,参与一些持续发展的创新项目,转化为商机。

不同地方,有不同手语?

如香港人说广东话,英国人说英语一样,世界各地聋人都有自己一套手语和文化。

香港手语初期发展受内地影响,六十年代,来自南京、杭州及上海的移民创立的「华侨聋哑学校」,一併带来了中国手语方言。现今香港手语具香港特色,Jenny表示,「手语的语言系统会随时间演变。」香港手语一些打法也没有统一标准。

手语句式与广东话不同

「手语打法有五大元素:手形、方向、动作、位置和表情。表达手语要各方配合,不能缺少任何一个元素。」Jenny表示。

表情是手语一部分,例如「开心」和「非常开心」,手形和动作一样,但加上夸张表情,能表达「非常」开心的程度。此外,很多手语的手形和动作一样,摆放位置不同,便有不同意思。

广东话的语序跟手语的语序很不同。

香港手语的是非疑问句,主要靠面部表情区分,例如广东话「你去唔去呀?」,手语句式是「你」「去」,配合扬起眉角和相关表情来表示。

而「哪儿」、「何年何日」等疑问词一般出现在句末。如「你什麽时候生日?」手语语序是「你」「生日」「何年何日」,聋人发问时配合皱眉头表达。

其他香港手语语序

形容词

可出现在名词前或后

例如:广东话「绿色嘅杯」;

手语语序是:「绿」「杯」或「杯」「绿」

情态动词

「可以」、「不可以」、「要」、「不要」一般出现在句末。

例如:广东话

「这星期六我可以去你家吗?」

手语语序是:「这」「星期六」「我」「去(你)」「家」「可以」

香港手语大致分四种类型:

模拟——模仿事物外形,如「电话」、「飞机」

形象——模仿动作,如「拍照」、「吃饭」

字形——以中文字字形表达,如「人」、「工」、「王」

寓意——例如「学习」、「忘记」

资料来源:香港手语初探、启聋手语视像字典

手语教学被边缘化

中大手语及聋人研究中心资料显示,「六十年代创立的华侨聋哑学校,为现今的香港手语奠下发展基石,同一时期有多间为聋童而设的聋校或聋童会成立,大部分採用手语教学,毕业生都能操流利手语。」然而现时全港只剩一间听障特殊学校,以手语及口语教学。政府推行「融合教育」后,大部分聋童及弱听学生在主流学校就读,使懂手语的聋人逐渐减少,而助听技术不能帮助聋童或弱听儿童完全恢复听觉。Jenny表示,「在主流学校读书,少接触手语。很多主要用唇读、笔写、发信息等方式和别人沟通。」聋童在主流学校读书是否好选择?曾于主流学校读书的Jenny认为,「不一定,视乎学校提供的支援和教育质素。即使有特殊教育小组,但往往资源和支援不足够。」中大手语及聋人研究中心自二○○六年开设「手语双语共融教育计划」,让聋童及健听儿童共同在手语双语方式下接受教育,Jenny表示,「计划以往由赛马会拨款,现在由其他基金资助,但有限,希望新特首能拨资源,长远延续此计划,让聋童能够享受平等教育。」

手语之重要

龙耳创办人兼手语翻译员邵日赞同样认为手语是十分重要。

他解释,「手语是聋人的母语,因为手语是用图像形式去表达,让聋人能直接沟通和学习知识。如果单凭唇读,会造成很多误会,例如美国、苹果、畀我,发音唇形相近,如果加上手语,才不会误解当中意思。有些人说话时嘴部动作不太明显,或长有鬍子等等都令聋人难以唇读。健听人士说一句话,常以为弱听人士完全听到,他们其实可能听漏一些字,便不明白你说什麽,甚至接收了相反的意思。」

最想听音乐

Jenny:「听不到声音的世界好静,香港这麽繁忙,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如果能给我一分钟去感受健听的世界,我想听听音乐,很想知道音乐的声音到底是怎样。成长过程,我曾因为听不到声音而不开心,尤其是因为沟通的问题。但读大学之后就没有了,因为我接受了自己,遇到问题亦懂得找解决方法。」

生活上不便……

意外现场,听不到消息

Jenny:「聋人在生活上遇到意外事故是相当危险。如港铁车厢最近发生火警,即使聋人身在现场,也未能即时知道危险及如何应变,因车长是用广播方式通知乘客,没有显示屏提醒聋人。以前聋人生活更困难,科技进步有助改善聋人生活,但仍不足够。现在用call车apps,输入身处地点和目的地便可call车,但订枱、叫外卖等,也要依靠健听朋友帮忙。」

看电视,字幕未必帮得上

目前大部分电视上的重要资讯节目,只设有字幕而没有手语,不利聋人吸收社会资讯。看电视剧集,聋人听不到,也可看字幕?邵日赞表示,「聋人不一定完全明白,因为聋人未必理解当中字词,而且句子文法可能使他们不明白当中意思,现在的字幕是跟健听人士的语序。」

突发事件

去医院、警署如何求助?

现时医管局辖下的公立医院及诊所,一般会为有需要聋人安排免费即时传译服务,病人亦可于预约覆诊时一併预约手语传译。Jenny:「但因宣传不足,很多聋人都不知道。」邵日赞指出,「我从事聋人服务十七年,也是聋人机构创办人,但从没听过有这个服务!」

现时聋人如需要翻译陪同到警署或公立医院,一般会自行预约手语翻译员。

手语翻译员严重不足

Jenny表示,「然而香港手语翻译员严重不足,《香港手语翻译员名单》上的登记翻译员有五十四名,但估计只有十多人是全职手语翻译,不可能照顾全港使用手语的聋人需要。有聋人朋友试过急症入院,自行找手语翻译最少要等两小时。」

邵日赞认为,「政府应多拨资源在需要使用手语翻译的机构上, 以助机构培训更多手语翻译员。」

外国支援聋人

Jenny:「很多国家对聋人及其他残疾人士的支援好过香港很多,例如美国有《美国残疾人法案》(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简称ADA),保障健听或聋人小朋友,也享有平等的资源。此外,聋人找工作时,政府会提供手语翻译服务,聋人入院,医院有责任安排手语翻译,美国的聋人或残疾人士,得到一定保障。

芬兰,丹麦、瑞士这些北欧国家,亦很尊重残疾人士,让聋人和健听人士平等生活。在芬兰,若小朋友是聋人,政府会资助父母免费学习手语,但香港没有。」

龙耳组织成立

龙耳的成立,始于听障青年李菁的逝世。

性格积极热诚的李菁,因深度弱听,完成大学课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二○○八年三月的某一天,在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二十六年的生命。

「曾经,我以为自己是一条龙,来到世间接受割耳的手术。可是,我一直找不到那双龙耳,我想找的是什麽,什麽才是我的龙耳。」李菁曾写下这样一段心声。同年七月,李菁家人联同义工,一起成立「龙耳」,协助听障人士投入社会,延续李菁未完成的路。

龙耳提供手语翻译服务、手语课程、就业培训等等,亦设立功课辅导津贴计划,津贴子女的补习费,以减轻听障家长压力。二○一四年更成立「龙耳手语网上电视」,向聋人提供社会资讯。

现时龙耳经费倚靠公众人士捐献以及不同基金的不稳定资助。

网址:www.silence.org.hk

网上手语字典

中大手语及聋人研究中心製作的「手语浏览器」,记录香港聋人常用的香港手语词彙及词彙变体(3651个),市民可依人物、情绪、日常生活、法律等不同范畴,了解手语打法。除了网上字典,他们亦製作了手机应用程式「香港手语初探」,提供香港手语词彙,介绍香港手语句子结构。

手语浏览器:www.cslds.org/hkslbrowser

文、图﹕李佩雯

来源:香港明报

声明:本站视频均来自分享网站上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版权归原制作方所有。

捍卫被忽略的语言——手语

| 人物, 资讯 | 0 条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