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时分,在金钟商业地带的咖啡店,人声音乐声夹杂吵耳,Jenny悠然地喝着咖啡。「你就好啦,呢度其实好嘈!」手 […]

读取更多

隔著屏幕,女孩在网络游戏裡认识了新朋友,在对话框裡彼此都聊得很开心,但当有天真的碰面,还是有一道看不见的牆,只 […]

读取更多

聋人的世界是宁静的,健听的世界是热闹的。香港有一群人总是游走在有声和无声的夹缝,却命中注定要成为两个世界的桥梁 […]

读取更多

1998年,我正好50岁,在从事聋人事业27年后,我第一次带着聋人来到中国。同行的有13位聋人老师,第一站从北京开始。一天晚上,我们和三位北京聋校的校长共进晚餐。我很自豪,因为我带来了聋人老师,在这里目前还看不到,也许他们有教艺术的聋人老师,但是没有教文化课的聋人老师。

读取更多

人与人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有话却不能尽说,这情景不幸发生在动画创作人李政麟(Alan)身上。去年中,有弱听的Alan妈妈患上末期胃癌,因身体虚弱无法佩戴助听器及说话,加上医院各人戴着口罩,不能读唇,Alan陪妈妈走最后一段路时,只能依赖手语沟通,但因手语能力有限,无法深入交流。

读取更多

世界聋人联合会(WFD)对缺少聋的本族手语使用者和WFD成员领导及咨询的手语工作的开展表示担忧。即使WFD和芬兰聋人协会共同起草的指导性文件尚未完成,世界聋人联合会依然要在聋人社群领导手语工作的重要性问题上表明自己的立场。

读取更多

在我们尝试使用一种“更好”的手语来替代旧的手语,将现有的几种手语统一为一种手语或将外来的手语从现有的手语体系中废除时就会出现诸多问题。基于此,世界聋人联合会理事会(WFD Board)希望在手语和人权专家的帮助下,发表公开声明。

读取更多

我代表世界聋人联合会感谢你们邀请我作为这一历史性事件的演讲人之一。这些年来,世界聋人联合会一直与国际残疾人联盟合作,致力于在联合国倡导发展提高聋人教育水平。同时,世界聋人联合会已经支持了134个国家层面的聋人协会(我们的普通成员)去游说本国政府根据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第24项条款履行他们的义务。

读取更多

「聋人力量」组织聋人观赏金像奖最佳电影《十年》,映后分享会上,观众最大感触是「方言」单元,讲述的士司机要参加普通话考试,说广东话只能在指定地区接客,意味广东话变成非主流语言。现实版的聋人群体中,原来也面对「方言」问题,手语也变成濒危语言。

读取更多

聋人艺术家Christine Sun kim个展“piano within piano like a lunch sandwich”,这个洁白干净的空间,在极简的线条中获得极具扩张的力量,它在打破人们对绘画观看的经验之上,带来听觉的想象,还原交流的障碍并赋予打破的能量。

读取更多

有驾校教练员表示:“我们宁愿教聋人,那比教健全人容易。”曾经教过几位聋人的雄霸驾校副校长杨俊杰说:“听力障碍者的注意力特别集中,而且手上的感觉特别灵敏、精确。比如,初学驾驶的人经常出现的‘不踩离合器挂挡’产生的齿轮咔咔声,提醒健全人4次都可能改不过来;但提醒聋人一两次,他们就会完全纠正过来。

读取更多

台湾首支由官方建置的手语APP即将完成上线!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中心开发的「台湾常用手语辞典APP」,含有339个基础手势图、1万2890个中文手语词彙,也录制9581个中文词汇、会话例句和短文的动态手语演示影片,现进入测试阶段,预计年底前Android 和iOS版本都可上线、免费下载。

读取更多

6月17日,在浙江省人民医院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活动——聋人无障碍就医暨省级医疗行业手语志愿服务站建设启动仪式。浙江106万听力残疾人无障碍就医不再是奢望。

读取更多

在4月27日结束的日本东京都北区议员选举中,“笔谈女公关”齐藤里惠获得6630票,首度当选地方议员。日本有两名聋人朋友当选地方议员,一位是不会手语的「重听人」齐藤里惠;另一位是会手语的「传统聋人」家根谷敦子。

读取更多

烟台聋校是中国聋人教育的发源,起初是由米尔斯牧师展开的。1980年林勉君信主后,上帝的爱感动她投入聋人教育工作。而后在2007年在山东开展爱加倍国际爱聋协会,并成立烟台爱聋手语研究中心,从手语教育、聋人教育开始,希望推动双语教学,也安排庇护工厂让聋人有能力自给自足,将来期待成立聋人大学。

读取更多

格蕾是一个世代聋人家庭的第5代后人,她的父母都是聋人,因此澳式手语是她的第一母语。「听障儿童能够学习手语是他们的人权。」她告诉澳新社,「让他们太晚学习澳式手语,会影响他们智力的发展。」

读取更多